第一章 地底空间

作者:尘满花坞|发布时间:2019-01-02 13:38|字数:2065

暗暗的光影洒下,歌厅内尽是一片喧哗之声。

觥筹交错。

温若蝶端起面前的酒杯,淡笑着轻吟道:“……与君发三愿。”说着,一杯酒入肠,她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她一向从不沾酒,酒量极差,但今日却不能不喝。

“一愿世清平,”又是一杯:“二愿身长健。”她摇摇晃晃地起身,再斟满最后一杯:“三愿临老头,数与君相见。”

三杯饯行酒灌下,她已经是脚步浮虚,醉眼迷蒙,松景泽忙拉住她:“若宝,别喝了。”

说着,他拉起温若蝶,道了声失陪,便匆匆带着她离开。

温若蝶年仅十六岁,却早早的成为了A大哲学系的高材生,如今已是一名准研究生,早已地办好了出国手续,准备赴英读研。同寝室的几个女生格外舍不得这个小妹妹,拉上她在A大读研的哥哥松景泽,非要给她饯行。

席罢,室友小梅和松景泽一起送温若蝶回寝室,其他人还在歌厅玩得正嗨。

暮色沉沉,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松景泽背着温若蝶走在林荫小道上。小梅打趣道:“景哥,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对我们家小若有点意思?”

温若蝶无父无母,是松景泽十岁时从孤儿院带回松家的。温若蝶性格开朗,也不避讳,因此这件事在学校已是公开的秘密。

松景泽失笑:“怎么会呢,我只当她是妹妹。还有,若宝什么时候成了你家小若,明明是我们松家的。”

小梅不信:“哟,别不好意思嘛,看看,这就吃醋了吧,行行行,你家的你家的。”

“是真的,”松景泽无奈道,“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呢,她还这么小,再说,我们也不是把她当童养媳养着的啊。”

“哦,”小梅有些失望,又感叹道:“小若这么漂亮,也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长得是多么郎才女貌,如果能亲眼见到,那该多好。”

确实是漂亮的,温若蝶唇若朱丹,眉如远黛,腰若约素,指若削葱,体态轻盈,身形修长,爱穿一身淡紫汉服,长发及腰,肌肤莹白如月光,一双凤眸翩若惊鸿,有道是“芙蓉输面柳输腰”,俏生生一个江南美人。

“我也不知道,想必也不会普通吧,看若宝腰间那块白玉,爷爷说,那玉水色极好,雕工更是不凡,犹胜昔时陆子冈,可惜只有一半。”

“那你爷爷定是很宠小若了,不然以他那嗜财如命的性子,肯定不会舍得让小若就这么随身带着。”不过,好奇小若一个孤女是怎么把这价值连城的一块玉留了六年之久的。

“爷爷那是爱惜文物,再说那也是若宝的亲生父母留给她的,爷爷再怎样也不会夺人之宝啊,”松景泽轻笑,那身为收藏家的爷爷确实有点“嗜财如命”。

“不过,我觉得若宝的父母,可能还在人世。”松景泽忽道。

“还在人世?”小梅惊异,“那他们怎么不来接若宝回家,孤儿院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吧。”

“我也不知道,我把若宝带回家的第二个月,就看见若宝腰上不知何时悬了一块玉,问她是谁送来的,她也不知道,后来爷爷在自己书房里看到了一封信,上面说了若宝的生辰,还说明了,那块玉是他送的。”松景泽道,“想来即使不是小若的父母,也是很亲密的人吧。”

“直接进了你爷爷的书房?那也太不礼貌了。”小梅皱眉道。

“嗯,确实,但是,也说明了这人定不简单。”

“只是一封信,就没有支票什么的?”小梅促狭笑道。

“哪有这种东西。”松景泽也笑了。

“那,你爷爷呢,他又是个什么反应?”小梅又问。

“他啊,他能有什么反应,”松景泽勾唇,“还不是,哈哈一笑就过去了,继续把若宝当自己亲孙女养着。”

“景哥,你是家中独子,爷爷是更宠你一些还是小若。”

松景泽的父亲死于车祸,他是遗腹子,母亲又因难产而死,若不是爷爷奶奶身体一直很硬朗,他早就是一个孤儿了。

对于这个问题,松景泽只是微微一笑,岔开了话题: “记得有一次若宝和奶奶出远门快回来了,那天我正巧把若宝极宝贝的一个青花小碗打碎了,爷爷骂我,我说:”明明是那碗知道主人要回来了,激动之下自己滚下去打碎了,怎么怪我呢?”可把爷爷气坏了。”

“哈哈,景哥你可以的!没想到景哥小时候也这么淘。”两人大笑,忽听得温若蝶闷声道:“别笑了,我可是醒着的。”

“醒了就下来,沉死了。”松景泽恼羞成怒。

“不要。”温若蝶不依,搂着哥哥脖子的手又紧了几分。

她的心中却有了几分沉重,她真的还有亲人在人世吗?

如果有亲人,他们为什么把她一个人扔在孤儿院里,为什么不来看她。

算了,温若蝶微微一笑,什么亲人,哥哥和爷爷奶奶才是自己的亲人。

三人正嬉笑间,一侧的树林中忽现一个人影。

“谁!”最先发现的小梅断喝。

话音未落,一串光影忽显,直逼松景泽。

“这是什么?新型武器?”他愣了一下,顷刻间,光影已到眼前。

松景泽急忙闪开,却见那光影诡异的一转,直逼他身后的温若蝶。

他们这才看清光影原来是一只长矛,温若蝶也是一惊,身体下意识地后仰,以自幼练习的舞蹈动作躲过。

刚松了一口气,长矛竟又一百八十度旋转,冲向她后心。

松景泽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她,顺势趴在地上。

小梅接住温若蝶,她已吓得变了颜色,直直地盯着哥哥,小脸惨白。

“小梅,我们快叫人吧。”温若蝶慌手脚冰凉。

小梅应了声好,再开口却是冰冷刺骨:“别磨蹭了,直接干掉。”

长矛飞过松景泽的身体时瞬间下刺,温若蝶惊恐地瞪大双眼,一蓬绚烂的血花绽开,溅了她满身。

匕首抵在腰间,身后的小梅已变了模样,平日里平凡怯懦的她己变为一个极其妖媚的女子,削肩细腰,高挑身材,七彩的长发妖艳若鬼魅,冰蓝的眼中杀意凛然。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