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公主

作者:冰寂渊月|发布时间:2019-06-04 09:19|字数:3088

“公主!”

“公主,您就别跟我们玩了,快出来吧!”

“找到了吗?”

“没有!”

“璇翎公主究竟去哪儿了?今日冰王可是要来,到时候若出了岔子可怎么办?”

“先别说这些了,还是先把璇翎公主找到才是要事。”

寝宫中,剪瞳正在侍女们的服饰下换上今日成年礼上要穿的礼服。听见外面喧闹不止的声音,她疑惑得看向正在为她搭配发誓的近身侍女阿沥。

“阿沥,外面出了什么事?这么吵吵嚷嚷的。”

“好像是璇翎公主又不见了。她的侍女们和宫中的侍卫们正在找呢。”挑了半天总算挑出与剪瞳身上礼服相配的发簪,阿沥拿着它别在剪瞳的脑后想着等会该梳何种发型,一边漫不经心得回道。

“璇翎又不见了?”剪瞳闻言一阵无奈,只能无语得扶额叹了一口气对旁边站着的侍女吩咐道。

“你们几个也出去帮忙吧,尽快将璇翎找回来。”

“是,公主。”

“其实公主您大可不必这样,到时间了璇翎公主一定会准时出现的……”

“今天不同往日,听闻冰王也会莅临我们姊妹的成年礼,到时候璇翎不能准时出现岂不是给我们人鱼族丢脸?”剪瞳看着镜子中嘟着嘴的阿沥提醒道。

“唉,璇翎公主也真是的,明知道今日是您和她的成年礼,竟然还是玩失踪,实在是太不明智了。”阿沥很是为剪瞳抱不平,气呼呼得小声抱怨道。

“璇翎虽说只是小孩脾气,但还是知晓分寸的,等她玩够了自然就会回来。”剪瞳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璇翎会在成年礼上迟到。

“希望如此。”阿沥不再多说什么,专注得帮剪瞳梳妆打扮,力求让她在今日的成年礼上成为最为闪耀漂亮的人鱼公主。

而此时她们口中的璇翎公主正摇曳着粉色的鱼尾,朝着温暖的水域游去。阳光透过水面照射在她美丽的鱼尾上,泛起一层柔和的金色光芒。

感受着愈加温暖的水温,璇翎忍不住心中的喜悦,猛一摆尾,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已经出现在视线中的岸边游去。

哗啦——

不等及岸,璇翎便身姿敏捷得猛一摆尾,以离箭的速度冲出水面,轻盈得落在礁石组成的海岸边。只是下一秒,宛若仙子降临的璇翎便是身形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该死的!怎么还是不行?”璇翎慌忙站稳了身体,小心得打量了一圈周围,确定没人看到后才大大得松了一口,拍拍起伏不定的胸口。

“还以为多练练走路就能站稳一点呢,结果还是差点摔了,可恶!不过幸好没人看到,要不然真的是丢脸丢大了。”

璇翎嘀嘀咕咕半天,才小心翼翼得迈出脚步,尽量让自己走起来显得不是那么慢,却又相当的稳当。朝着早就认定的方向走了半天,璇翎总算离开了海岸进入了一座以各种巨石林立的石林。

靠着一根需要数人才能合围起来的巨石,璇翎俯下身捶捶酸软的双腿,然后才慢慢站直身体私下里张望,可惜这一片石林里除了她连只鸟儿都不曾出现。

“奇怪,以往这个时间他不都是在这里修炼幻术的吗?”璇翎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猜不到自己等待的那个火族之神为什么今日没有出现。

“是继续等呢还是直接回去?”想着也没人看到,璇翎索性不顾形象得蹲坐在地上,伸手戳戳脑袋,思考着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不行!今天是我和剪瞳的成年礼,若是迟到了圣尊一定会关我禁闭的!”一想到人鱼圣尊屡试不爽的禁闭之罚,璇翎就冷不丁得打了一个寒颤。

其实所谓的禁闭也不过就是将犯错的璇翎关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里几天几夜而已,除了有人送来一日三餐之外便不再有任何人会回应她,这对喜爱玩闹的璇翎而言绝对是最折磨人的处罚了。

“本来还想邀请他参加我的成年礼呢,既然等不到,那只能算啦。”璇翎再次张望一番,确定无人进入石林,只能无奈得站起身朝原路返回。

璇翎并不知道,就在石林中最高的一根石柱上,有个人影背对着阳光静静得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无尽海中。

“在看什么?”艳炟蓦然出现在石柱上,见对方不搭理自己便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同寻常的东西。

“一条有趣的人鱼。”

“人鱼?从这里能看到无尽海吗?”艳炟只觉得对方在开玩笑,从石林望去最多也就能看到一线无尽海的身影,要看到更多却是不可能了。

“你来做什么?”

“嘿,怎么跟姐姐说话的?”艳炟对他的话很是不满,双手抱胸生气道。

可惜对方一点也不被她的话所影响,就这么无视了她的责问跳下了石柱。无奈之下,艳炟也只能跟着跳了下去。

“好了,烬,我过来是因为父王有事找你。”知道自己不说清楚罹天烬就不会跟自己走,艳炟只能悻悻然得说明来此找他的原因。

罹天烬是艳炟如今唯一的兄弟,也是这一百多年来火族唯一降生的王子。对于这个仅剩的弟弟,艳炟还是相当维护和疼爱的。当然,她绝对不会承认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罹天烬的容貌与当年的樱空释一模一样的关系。

“父王找我何事?”罹天烬闻言皱起眉头,想不出火燚有什么理由非要这个时候找自己。

“去了不就知道了吗?”艳炟拉着有些不情愿的罹天烬朝着浴火城的方向走去。

只是看着一路上都皱眉不展的罹天烬,艳炟想了想还是告诉他:“好了,别这么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父王找你,是准备让你去人鱼族。”

“去那里做什么?”罹天烬不解得挑眉道。

“今天是人鱼公主的成年礼,父王说你也到了成婚的年纪,让你去挑个新娘回来。”艳炟嬉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也会跟你一块过去,帮你掌掌眼,挑个最好的弟媳回来。”

“我们火族与人鱼族的关系没好到会让她们嫁个公主过来吧?”罹天烬一下从艳炟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任凭艳炟如何拉扯都坚定不移得站在原处。

“那又如何?以往没有人鱼公主嫁到我们火族是因为她们的传统:人鱼公主只能嫁给历代冰王。可如今人鱼公主却不止一位,为何就不能嫁其中一个到我们浴火城?”艳炟睨眼看着似乎有些懵的罹天烬。只不过罹天烬的大部分面容都被一张金色面具覆盖,她只是这么觉得的而已。

“要知道,要不是因为卡索和……”艳炟突然停顿了一息才继续说道。“……的关系,上一代人鱼公主可是差点就嫁给了父王。所以,求娶人鱼公主并不是不可能成功。”

“可我对人鱼公主没有任何兴趣。”罹天烬似乎对艳炟的停顿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兴趣缺缺得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若真的需要娶一位人鱼公主,大可以让父王自己去,浴火城正好缺一位火后。”

“那可不行!”艳炟毫不客气得一掌拍在罹天烬的肩上,虽然她原本是想拍在他的后脑上的,可惜身高差距让她更加顺手得拍打罹天烬的肩膀。

“父王毕竟年岁比较大,如今的两位人鱼公主可是才刚刚成年,就算父王愿意,人鱼圣尊和人鱼公主也坚决不会答应的。而你的年纪正正好,只比人鱼公主早了几日成年而已,不是吗?”

可惜无论艳炟说的如何天花乱坠,罹天烬依旧只是静静得看着她沉默不语,似乎打定了主意不想顺着火燚的心思去人鱼族求娶人鱼公主。

看着罹天烬眼中明明白白透露出来的意思,艳炟也是一阵头大。从小到大,只要是他坚持的事情,火燚和艳炟从来都没有违背过他的意愿。可是在求娶人鱼公主这件事情上,个人意愿在火族利益上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人鱼族。”艳炟叹着气努力说服罹天烬。“就算不想挑个人鱼公主回来,我们也要搅和一下卡索和人鱼族的关系。”

“什么时候战胜冰族需要靠这种不入流的手段了?”罹天烬对火燚的做法嗤之以鼻。

艳炟虽然理解罹天烬的想法,但是站在火族的利益而言,她还是深吸一口气以火族公主的身份强硬道:“总之,今天你必须跟我去一趟人鱼族!听见没有?”

“真是麻烦!”不知道是不是估计艳炟的身份,罹天烬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只是看到罹天烬离开的方向,艳炟又是一阵头大:“你去哪儿?”

“无尽海,人鱼族。”背对着艳炟的罹天烬慵懒得挥挥手。

“先跟我回浴火城,父王有话要交代于你。”艳炟赶紧跑过去拽住罹天烬。

“要说的你不是都已经说了吗?”

“让你回去就回去,哪这么多话?”艳炟一瞪眼,以非常强硬的态度拽着罹天烬朝浴火城走去。

“真麻烦!”

“你这臭小子!找打是不是?”听到罹天烬一遍遍得说着麻烦,艳炟是气得不行。

阳光下,姐弟俩的身影渐行渐远。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