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疯醒不明难明瞭

作者:岁月|发布时间:2019-10-09 13:28|字数:3393

想起回忆,南富展露微笑,转头迎向她,但他没料到这一转换来的,却是一把发簪插入脖颈,还有叶竹悔哭泣说着一句,苦涩的"对…不…起。"

关山崖上,当古仁景说完叶竹悔的事,无论对她认识多少,大伙儿脸上皆透露着哀戚神情。

徐韩的情绪也缓缓平复下来,她伸手擦拭眼泪,而后望向熟睡的虞灵虹,似乎有话想说,藏雷眉头一锁,问道:"韩?为何一直盯着灵虹看?"

徐韩低头道:"雷大哥…我…有一事相求,请你务必要答应!"

"妳说。"藏雷点头道。

徐韩抬头看着藏雷,道:"请你…即刻回去帮助祭炎大人!"

"我…。"藏雷一愣,转头面向虞灵虹,徐韩又道:"如今黎介木间接害死竹悔…我担心祭炎大人不再礼让,正式向他宣战!若他们真战起来…祭炎大人最需要的便是你!"

藏雷闭目思考,心道:"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人一是灵虹,另一便是祭炎大人,如今灵虹状况如此不稳,若不能亲自保护她,我根本无心去做别的事,但韩说得有理…祭炎大人个性冲动…万一他真和黎介木宣战…身为人子…我岂能坐视不管…?"

徐韩看他想了甚久,急道:"雷大哥!我知道你在乎灵虹…但此事你务必要答应!难不成…你不顾祭炎大人了么?"

看他们二人僵持许久,聂志弘开口建议,道:"这样吧,咱们先送灵虹回骸颜峰,恰好妤臻要待产、小痕不会武功,她们亦能留在山上照顾她,至少那儿…黎介木那妖道上不去。"

"我…我也回去吧。"冯华榛说道:"这回不是儿戏,我自知武功不强,待在山上,才不会让师兄你担心…。"

"也好。"聂志弘点头同意,铁荷枫则拍胸脯保证,道:"不错,铁某会留在山上陪妤臻,亦能担起保护她们的重任。"

杨锦宣道:"那好,仁景,杨某便和你一同前去支援。志弘,请你别见怪,我并非要保护祭炎,杨某…是担心蓉。"

聂志弘点头道:"嗯…我明白。况且祭炎出事…师父定会难过…就算我讨厌他,但我更讨厌那姓黎的妖道!因此…咱们确实应该先对付那姓黎的!"

说着,聂志弘转头面向藏雷,道:"那么…咱们先回骸颜峰,到时,我和你再去找他们会合,你觉得如何?。"

藏雷再不舍得,此时他也只能以大局为重,道:"嗯,就这样吧。"

达成共识,古仁景点头道:"好,那现在天色已晚,韩、子吾、锦宣,咱们先行出发,雷大哥、志弘、荷枫,还有…小痕、华榛、妤臻,你们就明日再启程吧。"

待他们离开后,藏雷缓缓地抱起虞灵虹,并道:"今夜,请别来吵我们。"

聂志弘看着此幕,心中仍有伤痕,叹道:"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说着,聂志弘从怀中拿出护身符,支吾道:"藏雷…我试过了,可惜这回魂癸梦…我使不上来,如此…我便不是师父的儿子,也没法做成你兄弟。"

听此言,藏雷眼神低沉,一副若有所思之貌,沉默一会后,他道:"和我想的一样…明日,我再和你解释为何如此,这护身符你一样收下吧。"

聂志弘不明白,脸上充满疑惑,心道:"听他所言,这其中还有别的原由么?回魂癸梦,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么…。"

藏雷带虞灵虹回房后,聂志弘仍偷偷跟在后方,房内,藏雷才刚关上门,就听到怀里的人轻声道:"放我下来。"

藏雷愣了会,轻轻将虞灵虹放下,担忧道:"灵虹,妳…何时醒的?现在…感觉如何?"

虞灵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藏雷深觉不对劲,但此刻,却有一阵昏眩上脑,看来为了照顾虞灵虹,他当真累坏了。

藏雷心一慌,心道:"不好,若继续待着…灵虹定会起疑…。"

藏雷慢慢起身,看虞灵虹并无发闹,心道应该没事,便对她露出个微笑后,就往门外走去。

"等等。"虞灵虹终于开口,听到这声,藏雷猛力转头,睁大双眼道:"怎么了?"

虞灵虹回道:"我…想换一套衣裳再睡。"

"好。"难得瞧见虞灵虹好端端地模样,藏雷欣喜笑道:"妳等我,我立刻去找小痕帮忙。"

可才当藏雷转身,虞灵虹却伸手拉住他,并道:"不用找她,你帮我就行。"

啊!?藏雷大吃一惊,脸上瞬间闪过泛红,道:"难道…这也是失心疯的一种么?灵虹…妳…清醒一些。"

虞灵虹步步逼近藏雷,藏雷则步步被她逼退,直至退无可退撞至墙边,虞灵虹又道:"你不愿意么?"

"我…。"藏雷颤抖着声音,轻声安抚她,并伸手找着怀里的竹箫,道:"不…不是这样的!只是我…我们还没…我岂能趁妳神志不清时,对妳…所以…我…。"

看他结巴得很,虞灵虹抿嘴一叹,在藏雷还没说完时,虞灵虹就伸出双手拥住他,并靠在他的怀里,道:"假若…我现在是醒的呢?"

啊?藏雷大为惊讶,他双目望着虞灵虹,的确,此刻的她双眼有神,且不会游移双眸,说话亦无颤抖,看来,她确实是清醒的。

看到她安稳的模样,藏雷面露腼腆微笑,道:"那方才那番话…。"

虞灵虹低声道:"只是为了试探你…。"

"是么,好,那…妳等我一会。"藏雷说着,便从虞灵虹的包袱中拿出一套衣裳,道:"双手张开,我帮妳。"

"嗯…。"虞灵虹并无挣扎,还乖乖的张开双手,面上显露一丝羞红。

门外,聂志弘见藏雷所举,心中有万次冲动想踹门冲进房内,但…当他一走到门前时,却又止了步。

聂志弘撇开头,紧握不甘的双拳,道:"就算我闯进去又如何?我有何资格阻止他们…他们互相喜爱…就算今晚真的…我…我也只能…。"说着,聂志弘唉叹一声后,瞧了最后一眼,便失落地转身离开。

虞灵虹害羞地抬起头,发现藏雷表面上虽在做如此亲密之举,但眼前的人双目紧紧闭着,虽在替她换衣裳,但那双手,却未曾触碰到她身体任何一处,此举,令虞灵虹感动的险些落泪。

换好后,藏雷睁开双眼,轻扶虞灵虹坐在椅上,并伸手轻抚虞灵虹那头秀丽的长发,将她头上那只发簪和固定用的发带拆下,并道:"这些东西戴在头上不好睡,拿下来会舒服些。"

藏雷将发簪拆下后轻放于桌上,并与那把袖里剑并放,而后,他拿起木梳子,替虞灵虹梳着头发。

虞灵虹痴痴地看着藏雷,平日,她都是绑着在江湖方便行走的长马尾,看来硬冷;然而此刻,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从上看去,更增添她秀灵和柔弱的气质。

梳着梳,藏雷双手轻拂她两侧长发,四目一接,一双柔情似水的双眸再次牵绊着藏雷的情绪。

扑通,此刻,藏雷彷彿能听见自个儿的心跳声,他很想压抑自己,但当想到即将要分别…他不愿再忍住悸动。

藏雷伸出单手轻压着虞灵虹的后脑,当她靠近一些,一双唇便吻了上去,这回,他深怕伤着了她,因此,并无用任何力量,只是简单的四唇相碰。

面对这吻,虞灵虹也仅是闭上双眼,但这一闭,她却将原先松开的手慢慢握紧,眼角边亦有泪滴落下。

眼泪落至藏雷的脸颊,藏雷先是惊讶,便缓缓将嘴唇移开,伸手替她擦拭泪眸,虽说不知是否又因冲动而冒犯了她,但这回藏雷并无像以往一般道歉,只问:"灵虹,想睡了么?"

"嗯…。"虞灵虹微微点头,藏雷起身将虞灵虹抱至床边,温柔地将她平放在床上,并道:"别胡思乱想,早点睡。"

语毕,那阵昏眩感又上来,藏雷急着转身离开,但虞灵虹却伸手拉住他,藏雷愣了会,每看她一眼,不舍的情绪就多上一分。

唉,只怪自己太爱她,叹了口气后,藏雷忍着疲惫坐在床边,并将手牵得紧,道:"那…我陪妳直到妳睡着为止,好么?"

听此言,虞灵虹赶紧闭上双眼,也将手掌放松,过上半个时辰,藏雷看着佳人气息平稳,心道:"看灵虹的模样,应该是睡着了。"说着,他缓缓地将虞灵虹的手放进被窝中,于她额上轻轻留下一吻,便出房离开。

啪,听到关门声,躺在床上的佳人却又睁开双眼,她望着门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对不起…是我…是我在拖累你…。"

说着,虞灵虹起身,接道:"其实在你们说着叶姑娘的事时,我就已醒来…。或许这是冥冥中注定的吧,此刻我的失心疯竟没有发作…雷大哥,韩说得对,现在…你一定很担心祭炎的安危…对吧?"

虞灵虹稍微整理行装,并拿起包袱打算独身离开,但她踏出房门时,低头一看,才发现藏雷口里虽说离开,但却坐卧于虞灵虹的门前睡去,即使累了,他也想守着她直至最后一刻。

虞灵虹缓步蹲在藏雷前方,发现这阵子他似乎消瘦了些,看着看,虞灵虹心疼地伸手欲轻抚藏雷的双颊。

但这手才放上去,还没能好好细看他,虞灵虹就查觉有一双眼眸直盯着她甚久,虞灵虹一惊,擦拭眼角的余泪,轻声道了句保重后,便往那方向追去。

翌日,冯华榛拿着早点来至虞灵虹房前,惊见藏雷睡在门外,上前摇醒他,道:"藏公子?你为何睡在此处?灵虹人呢?"

藏雷轻揉双眼,看来昨晚当真太累,睡得太熟,起身时才发现天色已明,他问道:"冯姑娘,现在什么时辰了?"

"辰时。"冯华榛端着餐点,道:"灵虹不知醒了没,咱们进去里头再说话吧。"

藏雷点头,叩叩,敲门道:"灵虹?妳醒了么?"

叩!叩!敲了数声,藏雷越敲越大力,心头亦随力道起了慌,赫然联想到昨夜虞灵虹哭的原因,啪!没法再多想半刻,他一脚踹开房门。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