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舅母

作者:爆衣花山薰|发布时间:2019-11-08 22:48|字数:2021

“昨晚上回来的。”江上月跳坐到炕沿儿上,从怀里掏出一盒麦乳精扔到江老太怀里,冷淡的说:“给我爷和你冲热水喝,补身子。”

江老太一个农村老太,何时见过麦乳精这种东西,打开一看,香气扑鼻,里面是一盒子粉末,又和豆子磨出来的面不一样,更细也更香。

布满皱纹的老手捻了一点麦乳精含道嘴里,顿时香味弥漫在了整个口腔:“哎哟!咋这么香捏!?这是啥好东西?”

“麦乳精。”江上月说:“我娘那个屋子太潮了,你让大伯他们今天把炕砌好,一人五块钱。”

江老太稀罕的摸着麦乳精,稀罕够了,才小心翼翼的把盖子盖好,锁进了柜子里:“成,等会儿我就跟你大伯他们说,都是一家人,提啥钱不钱的。”

“嗯。”江上月应了一声,看了一上了锁的柜子:“别整天都把东西留给二宝,他也不是没爹没妈。”

老太太心里到底最喜欢的还是家里那个带把的,江上月心里有些不得劲儿。

她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冬天村儿里没人在干活了,正是猫冬的时候,谁也不想在大冬天里头吹着寒风干活。

老太太吃饭的时候就把要给老二房里砌炕的事儿说了,两个兄弟倒是没什么意见,周翠却有些不服,凭啥让自己男人给别人砌炕?

江上月冷冷的说:“不别忘了,你现在住的屋,是谁让给你的。”

吃了早饭,众人开始忙活起来,江上月跑到三叔房间里找四元暖和着了。

她抓了一大把瓜子倒在了炕上,四元看的目瞪口呆,自己小妹儿啥时候变得这般豪气了,这么一大把瓜子!

“嗑瓜子。”江上月淡淡的说,炕上还热乎着,没有一点潮气,想到今晚上就能睡上炕,心情自然而然的愉悦起来。

瓜子花生这些零食在平日里头少见的零嘴,大多数大人都会藏起来,等到过年的时候在拿出来给客人和小孩吃。

不过瓜子磕多了,可是会上火的。

四元抓了一小把握在手心,塞嘴里一颗,含的没有味道,才把外面的壳磕掉,吐出来湿哒哒的,看的江上月很是无语。

她一脸心满意足,末了还还砸吧两下嘴:“六元,你这阵子都去哪儿了?俺听二娘说你去城里了,你咋回来跟变了个人似的,我都认不出你来了。”

江上月说:“嗯,出去见了见世面。”

“城里好玩不?”四元一脸羡慕的问,像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眼睛里都是对外面的向往,她让这么大,也就去过镇里哩!

“还行。”

时间过得飞快,眼见就要天黑了,江上月跑到山上捡了些干柴和准备晚上烧火用,顺手抓了只正在抱蛋的野鸡,算是犒劳犒劳大家。

本来是想给大伯和三叔一人五块钱的,后来想了想,觉得也没那个必要。

晚上九点多,炕终于砌好了,江上月猛地烧火,把炕给烧的干干的,直发烫,屋子里的潮气瞬间消失了,暖烘烘的。

母女俩躺在炕上,满足的很。

宋薇忽然起身,从大柜子里拿出了一沓信封:“也不知道谁给你寄的信,每月都有。”

还能有谁?厉云山呗!

江上月拆开信封,里面放着厉云山三个月的工资,还有三张信纸,一张一张看过去,江上月嘴角微微弯起。

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情意绵绵的情话,基本都是在说厉云山平常的趣事,还有对江上月的叮嘱,比如天气冷要多加衣,不用给自己省钱,多买点吃的之类的。

江上月把钱和信收好,放到了八千世界里,钻进被窝里,暖烘烘的,连带着她的心也热了起来。

“明儿我回你姥姥家一趟,你去不去?”宋薇问。

“干啥去?”

宋薇笑道:“你舅母怀孕了之后吃啥吐啥,身子瘦了一大圈,我拿盒麦乳精过去,给她补补身子。”

江上月听了觉得多余:“娘,你不会之前也总给我舅母他们送东西吧?”

“给你舅母不就是给你姥姥姥爷吗,你舅母能吃的了多少?”宋薇说。

江上月心里听了不对劲儿,钱和东西都是自己留给老娘的,给姥姥姥爷也就算了,给李春华,她还真不愿意。

“你这么惯着他们,会让舅母觉得理所当然,我看她不像是个会感恩的人。”

“哎呦,等你舅母生了小弟弟,我才不管她了呢,咋说也怀着你舅舅的娃。”

江上月撇撇嘴,没在说话,算了,老娘想送就送吧,也不差那点东西。

第二天,江上月一大早就跟着宋薇去了清水村,寒冬冷冽,宋薇牵着江上月的手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娘!我带六元过来看看你们了。”

宋薇还没进门就在门口喊道,徐金凤拖拉着布鞋从屋里面走出来,身上带着热气儿:“你说你,多冷的天儿还过来,还把月月带过来了,她身子骨弱,在吹感冒了。”

徐金凤上面握住江上月的手:“哎呀,咱家月月现在变得这么漂亮啦,瞅这小模样,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丫头,以后啊,说媒求亲的人指定踏破门槛儿!”

她迎着两人进了屋,李春华等人坐在炕上围着桌子聊天呢,见宋薇带着江上月来了,顿时笑吟吟的拍了拍身边的座位:“咱家月月来啦,快来舅母身边坐。”

她盯着江上月,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和艳羡,这女娃娃三个月前还又黑又瘦,这一眨眼的功夫,跟变了个人似的。

江上月没动弹,也没说话,丝毫没有要坐到李春华身边的意思。

李春华脸上有些尴尬,宋薇连忙说:“丫头有些认生,坐我身边儿就行了。”

她从怀里掏出麦乳精放到了桌子上,笑呵呵的说:“春华啊,这是麦乳精,是月月从外面带回来的,可好了,到时候你和爹娘每天都喝点,可补身子呢!”

李春华四个月的身子,小腹微微隆起,正是孕吐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比人家的怀孕的吐得更厉害。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