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他们没仇家呀

作者:雨洛洛|发布时间:2019-10-09 23:48|字数:2068

“应该无大事了。”张大夫说道。

“昨日您不是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怎么如今好的这么快?”

张大夫也只能推说:“可能是魏家供吉人自有天相吧。”

但是魏家公能好,总归也是一种值得庆幸的事情。

魏家好好的送走了大夫,魏严廷和秦瑾也回到了家里,只是没过几日,魏娟又哭着跑来。

“怎么了是?”

“娘也晕到了。”

“什么?!”这下倒是真的奇怪了,魏严廷又急匆匆的去请大夫,秦瑾和魏娟赶到魏家,一路上,魏娟对秦瑾说了到底怎么回事。

“娘早上起来做饭,爹说今天想喝汤,娘便招呼的做了,一直说汤淡了,让我去拿盐来,结果娘没过多久就晕到了。”

秦瑾赶到魏家时已经没有第一次那样的慌张了,仔仔细细的看了症状,果然和魏家公一模一样。

魏家公虽然没有像魏家母那样哭的厉害,但是眼圈也红了。

张大夫探脉之后得出的结论和上次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爹,你先别担心,没准娘就像您上次一样突然就好了。”魏严廷说道。

秦瑾在心里说,我的傻相公啊,哪会突然好了。又想,得亏是拿了三颗药,否则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

“去,送送张大夫。”

秦瑾没有去送,站在魏家母的床头,趁着没有人注意把药就喂了下去。

等送了张大夫回来,魏娟就和秦瑾一起一直守在床头,魏家兄弟两个去挑水了,魏娟止不住的叹气:“这是怎么了,爹刚好了,娘就成了这样了。”

“别担心,会好的。”

太阳刚刚升到最高处时,魏家母就醒了,迷迷糊糊的说:“汤太淡了。”

“娘,你醒了。”魏娟大喜,“你可不知道,吓坏我们了。”

魏严廷,魏严迅两个人听到声音便从外面进来,一颗悬的心终于放下了。

“这几天家里怎么如此不太平,一会是老头子,一会是我。”魏家母眼都红了,像是想哭一样,“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东西了。”

“婆婆,依我看,是有人下毒。”秦瑾说道,她其实早有怀疑,先前她虽有怀疑,但也担心是魏家公自己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现在这情况,很是有蹊跷啊。

“为什么?”

众人皆是一惊,魏家母有些害怕的说道:“二媳妇,这话可不能瞎说啊。”

“是啊,我们家没得罪什么人啊。”魏家公附和了一句。

可这一句却让秦瑾心头灵光一闪,她啊了一声,却是没说出自己的猜测,只道:“我也只是瞎猜的,不过小心些总没错。这段时间,凡是进嘴的东西都要仔细检查,格外小心。”

说着看向魏严廷:“廷哥,我们把小七接过来住这边吧。”

“好。”魏严廷表示都听媳妇的。

他们很快就接了小七过来,顺带还带了一些衣服、蔬菜和肉。

魏娟在门口接他们,看见小七来了,便很高兴上去刮刮他的鼻子:“这不是那个小男子汉吗?你来了。”

小七脸红的躲到秦瑾后面,魏娟存了逗他的心思:“怎么,还害羞了?”

秦瑾笑了,“你别逗他了,当心吓着他,以后更不敢来你家了。”

魏娟这才没说了,张罗着进去吃饭。

魏家虽然魏家母,魏家公病刚好,但也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吃饭之间格外的开心。

“小七,吃这个。”

“小七,你在尝尝这个。”

还没有一会,小七碗里的菜已经堆的冒尖了,秦瑾笑了,这一家人是真心实意的对她好,对小七好。

吃过饭以后,秦瑾收拾着去洗碗,魏严廷去挑水。

“这么晚还去挑水?”秦瑾有些意外,自己家里的水是源自旁边的小溪,一年四季,滚滚而流,自然不知道魏家大晚上还要去挑水是什么意思。

“对啊,方便明天早上吃水,不然明天早上还有许多事,再去挑水就耽误时间。”魏严廷解释。

等到一切都忙完以后,魏严廷也回来了。

“廷哥,这晚上是最不平静的时候,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晚上还是要派人守夜。”秦瑾和魏严廷商量说道。

“嗯,是了。”弟妹还小,守夜不成,爹娘年纪又大了,守夜实在太难为了他们。

剩下来的就是秦瑾和魏严廷。

“今晚我先来吧。”秦瑾一琢磨,率先说道。反正这段时间她也没有什么事,不着急什么时候睡。

魏严廷摇摇头:“我听魏娟说你上次守夜睡着了,不如我们一起吧,一个人守夜本来就容易瞌睡,两个人好些。”

上次那件事,本是秦瑾取了药,觉得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才睡着了,但确实也是瞌睡,今天守夜可不出现一点差错,万一怎么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

两人守夜果然是好些,外面还有点凉,魏严廷和秦瑾便坐到屋里,有人睡着,两个人也不敢大声说话,只是魏严廷握住秦瑾的手,紧紧的握着。

如此反复几天,魏家母看两个人眼下的黑眼圈越来越重,便心疼的说:“老二,二媳妇,你们今晚不要守夜了,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

“那怎么行?”魏严廷说,“万一有坏人来怎么办?不能大意。”

“已经守了五天了,可能就是我和我家老头子吃错东西了,未必就有人来下毒。就算有,你们今晚睡觉把蜡烛点上,让那人知道还有人在。再说,如果那个人一直不出现,你们就一直这样守着?太难为身体了。”

如果平时,秦瑾肯定不会同意,但是连续熬了五天夜之后,身体实在是顶不住了,每天到了晚上便觉得瞌睡至极,虽然白天也会睡,但是好像始终补不回来。真是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熬夜的。

夜里,如魏家母所说,没有吹灭蜡烛,而后大家都去睡了。

那个小贼,其实这几天一直都来,在魏家外面徘徊,奈何一直有人在,没有机会下手,今日还亮着蜡烛,那小贼叹了一口气,又没有机会动手了,不知道主子回去又要怎么骂人。

忽然一阵风吹过,蜡烛灭了,且好半天都没有亮起来。

小贼蠢蠢欲动。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