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既不成仙便成魔

作者:长安不安|发布时间:2019-10-09 23:43|字数:2026

长生殿外,花久久悄悄露出脑袋,偷偷看调息的云长青。

看了一会,花久久觉得没趣,托着下巴坐在台阶上,愁眉苦脸。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这段时间师父越来越难琢磨了,比她去蓬莱之前还要冷。

哎!其实她好想知道月师叔的事。

本来想问师父,可是师父那一脸生人勿进的样子,真的很吓人。

她不敢,怂的很.....…

(╥ω╥`)

于是她还是去了云仙宗的后山:"你说的我已经做到了。你该兑现你的承诺。”

“你急什么,我当然不会食言”宋菲妍冷笑一声,嘲讽道:“我倒是怕你受不了”

“想当年,月瞳瞳进宗门可是比你年幼多了。她可是云仙宗出了名的废物,灵力微弱不堪,听说还是被亲爹娘抛弃的祸害。可她竟然偏偏得了寂尘上尊的青睐。”

“我宋菲妍出自名门世家,天赋比不上云长青,却也是连城,是云仙宗数一数二的,凭什么到最后被一只野雀压上一头?”

那宋菲妍真的是恨极了月瞳瞳,提起她的名字都是咬牙切齿,眸中爆发出凶光,仿佛要啖食其血肉。

“月瞳瞳来了不到半年,寂尘上尊就带了云长青回来。云长青的天赋确实是世间难寻,我宋菲妍佩服。可是他竟然眼瞎到处处护着月瞳瞳那个废物,更是为了她废了我一声仙骨。”

“云长青从来都是不假辞色,高高在上,云仙宗的弟子都不敢靠近他。而他却唯独对月瞳瞳不同,同于他现在对你无半分差别。”

“也或许,他对月瞳瞳更甚?至少他会为了月瞳瞳去蓬莱求药,去寻找千面皮。”

花久久不解:“千面皮?”

“不错,月瞳瞳毁容了,是我毁的。是我一刀一刀狠狠的从她脸上划的。”宋菲妍笑着,眼里闪着得意和痛快。

“你好狠心,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花久久皱眉,看着她的眼神越发的厌恶,心里更是同情月瞳瞳。

“我狠?她月瞳瞳抢了属于我的东西,难道我不该惩罚她?”

“我恨她,可是她有云长青护着,哪怕毁了容,云长青仍旧对她好的令人嫉妒。甚至为了她,惩罚了所有私下议论月瞳瞳的弟子。”

“你怕是不知道那时候云长青对月瞳瞳有多好吧?月瞳瞳哭了,一向冷漠的云长青居然放下身段去哄,为了月瞳瞳的喜好,为了她的一句话,不远万里去做到。那几年,每逢月瞳瞳的生辰,云长青都会带她去九幽,送了她不少稀世珍宝。”

“这些,云长青从来没有为你做过吧?嫉妒吗?花久久。”宋菲妍死死盯着花久久的表情,想象着她发怒的样子。

然而花久久仅仅只是皱紧了眉头,抿唇不说话。

“花久久,你难道不生气?你喜欢的人,对一个废物万般好,却对你不理不睬。你难道不喜欢云长青了吗?”

“你该好好想想,如果月瞳瞳不出现,云长青的所做的这些好,就会都是你。是月瞳瞳阻挡了你们之间。”宋菲妍笑着,那眉眼之间都是算计。

花久久沉默片刻,内心挣扎着,好一会她才抬起头,用那双依旧澄澈的眼睛看向宋菲妍:“你不要胡说,月师叔那么可怜,师父多照顾她是应该的。我从小就有哥哥疼,才不会那么骄纵,处处要师父忧心。”

“你难道真的不嫉妒月瞳瞳?”

“不,我不可以和师叔争宠。你就是故意挑拨离间,想让我被师父讨厌。”花久久坚定地摇头,往后退了两步,忌惮的看着宋菲妍。

宋菲妍没想到她这么不上道,见事情没有朝她预想的方向发展,有些气急败坏:“你这个蠢货,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啾啾~”一声雀鸣从宋菲妍的樱桃秀口中响起,只见一只黑色的雀鸟悄然的飞来,停在她的肩头。

“啾啾”一道黑色的烟雾从雀鸟嘴中飞出,没入宋菲妍的眉间。宋菲妍的双眸在睁眼的刹那变成了血红色,红的好像粘稠的血液,里头满满的邪怨。她的双唇尤其的绯红,眉间出现了一朵红色的堕纹。

“你......你要干什么?”花久久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异样,惊讶的说不出话。

“放心,我不会动你,你留着可大有用处。”宋菲妍邪邪的一笑,声音不再像之前那样清脆,而是嘶哑低沉如同老妪。

“你居然勾结魔教,我......”花久久未来的急说完后半句,就被宋菲妍体内冒出的魔气袭击,昏睡倒在地上。

“哈哈哈,既不成仙便成魔。”宋菲妍仰天冷笑,用尽全身的力量挣脱了束缚,“月瞳瞳,受死吧。”

言罢,宋菲妍便化作一团黑烟消失不见,一同消失的还有昏迷的花久久。

云长青整整一天,发现花久久并不像平时一样缠着他,也没有回她的玲珑阁。他只以为她又找到别的趣味,又在那处玩的忘记时辰。

直到连过了两天,云仙宗竟没有她的一丝影子。云长青才发觉不对,当下用了他放在花久久身上的灵鹤式神,结果却怎么都联系不上,他连灵鹤的气息都寻不到。

云长青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寻常。他是知道花无谢在花久久身上放了同心铃,于是立马传信给花无谢,自己也马不停蹄的开始四处寻找。

花无谢收到云长青的书信,脸色黑如墨水,立马飞过去揪住云长青的衣领,咆哮道:“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

“老子把她好好地交给你?你居然让人在你的地盘撒野,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让她不见了?”

刚开始花无谢并未担心,,花久久身上可是有蓬莱至宝同心铃的。当他发现感应不到同心铃时,整个人都慌了,散发出残忍的血腥气息。

云长青神色未动,只是那眼里是掩盖不去的慌张。

花无谢连带着他看向云长青的眼神都是杀意:“她要是出事了,老子要云仙宗陪葬!”

竟然真的有人敢动她。

很好!很好!!!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