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惊魂一夜

作者:青枫|发布时间:2019-09-27 22:03|字数:2169

元以宁的记忆停格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

她记得自己是在随同A队营救人质时被对方擒住,为了不给战友拖后腿而选择了饮弹自尽。至于为什的自己一个随队军医会有枪……这不重要。

总之,当自己死亡后再次睁眼,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是的,睁眼。她没死,或者更准确来说,她穿越了。

而此时,她正身处乱葬岗,还是夜黑风高静的连只鬼都没有的乱葬岗。

就在她拍了拍身上肮脏的尘土起身,准备离开这个散发着阵阵恶臭的鬼地方时,不远处的一块烂得快要寿终正寝的墓碑突然震了一下,与此同时,墓碑后头的小土包往下陷去。

心脏在这时猛地颤了一下,就好像这具身体的主人受惊过度猝死时的情形一样。元以宁一度怀疑,要不是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良好,她会不会和身体的主人一样被活生生吓死。

最终,她还是咽了咽口水,僵硬着脖子一点一点回过头去。

昏暗的月光下,两道人影从地底走了出来,一道深黑,一道玄青。

二人在看到元以宁的时候也是一愣,尤其是身着玄青长袍的男人。

六目对视,气氛极其尴尬,空气中一片死寂。

最后,玄青长袍的男人动了动嘴角。

“小妹?你为何会在此?”

没错,此人是她的大表哥,准确来说是这具身体主人的大表哥,宋子叙。

而宋子叙身后的男人,元以宁从未见过,记忆中也搜索不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我……”

面对宋子叙的问题,元以宁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总不能说自己是被元以乐吓死,然后弃尸荒野的吧?

说起来,“自己”居然会被元以乐的恶毒计谋给活生生吓死,真是活久见。

不过也不难理解,毕竟真正的元家四小姐是个胆小如鼠、懦弱自卑的可怜虫。

“表哥怎会在此?”

既然想不出答案,元以宁还是决定把这个问题原封不动的扔回去。

听到元以宁的答复,宋子叙和他身旁的男人对视一眼。

虽然光线昏暗,但元以宁还是可以发现,她家表哥似乎非常为难。

该不会……她撞见了什么不该撞见的事?

不是这么惨吧!她可是他亲表妹,应该不至于杀人灭口?

对方同样以沉默回应。

就在元以宁以为双方就要在这尴尬之中僵持下去之际,不远处传来的星星点点的火光无疑就成了破冰最好的催化剂。

元以宁没有错过当火光亮起时,自家表哥和那个黑衣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危险神色。她思忖片刻,冲上前将两人推回了坟包之下的密道中。

“躲着!”

宋子叙明显愣了愣,但黑衣男人在看了元以宁一眼之后,便触动机关,将坟包恢复原位。

密道消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元以宁留了个心眼,用最快的速度将小土包两边的黄土踢了几脚,让让那道因为移动过而产生的痕迹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后,她装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扯乱了自己的衣衫和头发,疯疯癫癫地往火光的光源处哭着冲了过去。

“救命啊!救我!救我!有鬼啊!”

她的举动轻而易举就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一群穿着铠甲的士兵跑了过来。

出乎意料的是,领头的将领她居然认识!

对方显然也认识她。

“四小姐?你为何会在此处?”

此人是元府中出去的人,曾跟着元将军,也就是她爹,在一次大战中斩获军功,成功升职,成了如今的皇城守将,名叫贾放。

她又瞄了一眼其他十来个小兵,一个个看着都不像是有脑子的人,心里有了决断。

“我、我不知道!有鬼!有鬼!不对,不是鬼,是人……是人!”

为了不让贾放起疑,元以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模仿正主的神情语气。

“人?”贾放一听这话,立马警惕起来,“四小姐,你看到了什么人?”

“我、我看到……我看到大姐姐带着人把我绑了出来,还、还牵了大狼狗要咬我!我、我……救命!救命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她一边崩溃似的叫着,一边到处乱撞,像是在找回将军府的路,又像是在逃命。

最终,贾放无奈。

毕竟是他恩师的女儿,他不能放着不管。而且以她目前的状态,让别人护送她回去他也不能放心。

“你们几个跟我一起把四小姐送回去,其他人继续搜!”

不过被四小姐弄出了这么大动静,贾放也没指望还能抓到人。

天微亮,坟包再度移开,昨夜的两人从地下走出来。

“这次是我大意了,这个地方已经被盯上,我会找人清理掉。不过也无大碍,下回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在状元府见面了。”

黑衣男人点点头,目光却落在了昨夜元以宁站着的地方。

宋子叙顺着目光看去,心下一沉。

“小妹她……我保证不会让她把昨晚的事说出去!”

黑衣男人没有回应,只是微微眯起眼。

片刻后,他淡淡道,“恩。”

宋子叙松了一口气,但他依旧想不通,为什么元以宁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此。

按理说,乱葬岗这一带连白天都鲜有人迹,到了晚上更是连个活物都见不到!怎么会呢……

像是看穿了宋子叙的疑惑,黑衣男人提醒了他一句。

“她受伤了,不是意外。”

宋子叙闻言,错愕地抬头。

将军府。

“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奴婢都快急死了!”

“别说废话,去给我把这几种药找来!”

昨夜一回到府上,她就被带去问话,阵仗丝毫不亚于三堂会审。

她爹主审,她祖母冷漠脸旁观,她的嫡母全程给自己使绊子耍阴招,起因就是因为她告诉了贾放,安以乐对她做了什么。

她知道这四小姐不受宠,甚至连权利大一点的丫鬟婆子都可以欺压她,但没想到竟然会不受宠到这个地步!她身上的伤口还未结疤,那些人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好像看不见她身上的那些伤口似的,只让她跪在地上,逼问她为什么要诋毁自己的长姐。

啧,真是可悲。

好不容易终于将此事糊弄过去了,当务之急自然是处理自己的伤口。

这可是被狗咬伤的,不及时处理,她必死无疑。

不过话又说回来,昨晚的那个黑衣男人……她总觉得他不简单。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去弄清楚对方的身份。

这无疑关乎到自己的小命,毕竟自己撞破了对方的什么秘密。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