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棋子

作者:青枫|发布时间:2019-09-27 22:03|字数:2262

宫宴的日子如期而至,元以宁自然是没有办法正大光明的进宫去的,因此她只能伪装成仆从,混在马车夫中跟进宫去。

将军府的马车她跟不得,除去将府,便只有国公府了。

国公府是她母亲的娘家,她也还算认得路,至少能找到马车夫所在的地方。

潜进国公府后,元以宁利落的一记手刀将正在套马车的仆从给打晕了。

换上仆从的衣服,她顺利混进了宫中。

“赵哥,我、我肚子有点不舒服!”

宫门内专供停放马车的地方,元以宁双手捂着肚子,满头大汗地在原地转圈。

一旁的中年男人厌烦的看了“他”一眼,最后摆摆手。

“就在那边,快去快回。”

元以宁连连道谢,随后飞奔而去,仿佛再迟一秒她就要当众出丑了。

茅房是供下人们用的,因此十分简陋,元以宁进去后关上门,一个翻身就从后头溜了出去。

按照她对历代宫廷设计的了解,元以宁一路摸索着,找到了御花园。

今日宫宴,这会儿宴会已经开席,御花园中空无一人,除了偶尔几个路过的小宫女小太监。

在膝下观察了一番后,元以宁确定了动手的位置。

那是一处假山,三座形态各异的假山石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刚一躲进假山中,元以宁就看到了一个小宫女急匆匆的路过。

她捡了块石头扔了过去,果不其然,小宫女一脸警惕地向这边移动过来。

“谁……”

话还未说完,她便被元以宁捂住嘴拖进了假山后头。

“唔唔!”

“别动!”元以宁冷着脸,“衣服脱了。”

小宫女一听,瞪圆了眼睛,死命挣扎了起来。

元以宁冷笑一声,“想死的话就继续。”

小宫女立马老实了。

片刻后,元以宁换上了小宫女的衣服,又一记手刀劈晕了她,随后大大方方从假山石后走了出来。

她看了眼夜色,快步往宫宴的位置走去。

筵席已经开始了有一会儿,现在正是歌舞升平的时候。

元以宁找了个角落的位置站了过去,与一众宫女一样,低头等候吩咐。

在此期间,她用余光扫了一眼席位,在确定宋子叙和她爹一个坐在最东边一个坐在最西边后,悄悄松了口气。

这样一来,她要让宋子叙注意到自己就容易多了。

没过多久就有嬷嬷过来带着她们去添酒水,元以宁站的位置太靠后,很不幸没有被选中。

她微微眯了眯眼,随后将视线落在了被安排去给宋子叙那几桌倒酒的宫女。

“这位姐姐,端茶倒酒这种辛苦活儿,还是让奴婢来做吧。”

她悄无声息地靠近那个宫女,将一枚碎银子塞进了对方的手中。

宫女朝着宋子叙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轻笑一声,“那就辛苦你了。”

元以宁回以微笑,跟上了前头的几个宫女。

当一身宫女装的元以宁端着酒壶出现在宋子叙的视线里时,他整个人都愣了愣。

不过好在他反应够快,很快便压下了心里的诧异,面色如常,只是在元以宁离开后往齐楚珩那头递了一个眼神过去。

齐楚珩注意到宋子叙困惑的视线,对他举起酒杯,随后一饮而尽。

已经成功让宋子叙看见了自己,那么接下来她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元以宁一点一点将自己的站位隐匿于黑暗之中,最后消失在了阴影里。

御花园。

自从在筵席上见到了元以宁后,宋子叙便始终放不下心。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机会,借口酒水沾到了衣服,先一步离场。

甫一踏入御花园,宋子叙就看到了元以宁留下的记号。

事实上,这一路上他也是靠着这些记号寻过来的。

“小妹?谁让你来这里的!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危险!”

宋子叙的反应有些出乎了元以宁的预料。

她虽然知道这个拢共就见了十几次面的表哥是这个世上唯一还关心她的人,却没想到他会这么担心自己的安危。

她顿了顿,这才开口,“我不会去做自己没把握的事。”

这是事实。

宋子叙仍旧皱着眉头,似乎还想说教一通,但在看到元以宁手中那个熟悉的小木盒后,他沉默了。

“你怎么会有这个?”

元以宁耸耸肩,她也不想有这个东西好吗!

宋子叙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接过木盒,熟练地打开机关,取出了里面的字条。

一时间,宋子叙的脸色青白交加。

元以宁安静的看着宋子叙,默默观察着。

不知过了多久,宋子叙终于面色凝重的收起字条。

他抬头,一脸严肃地看着元以宁。

“小妹,你相信表哥吗?”

什么意思?

元以宁皱眉,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二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就在宋子叙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元以宁却突然开口了,“信。”

宋子叙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元以宁,半晌,像是认命了似的开口道,“元士英的书房里有间密室,里面放着几封年代已久的信……”

“你们要我帮你们偷我爹的东西?”

元以宁挑眉,觉得有些新鲜。

“不是偷,是换。”

元以宁笑了一声,这二者有什么区别吗?

“我若是不肯当这枚棋子呢?”

“小妹……”

元以宁轻笑,“我知道答案,同样,我也可以成为你们在将府的棋子,但同样的,我也有我的条件。”

宋子叙愣了愣,随即回过神,“你说。”

“我不管你们要做什么,也不管这样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我只要自由。”她说着,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月亮,“事成之后,放我离开,让我当个普通人。”

显然是没有想到元以宁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宋子叙在听完后,花了一会儿功夫才消化完这个信息。

他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点下了头。

“好。”

元以宁的脸上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她也答道,“好。”

回到将府后,元以宁便趁着夜色摸进了书房。

元士英的书房很干净,东西也不多,只有几个摆满了书的书架和一张桌子。

她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

看来进入书房不难,难的是找机关。

不过她不急,时间还很多,她可以慢慢找。

反倒是这个齐楚珩让人不得不小心应对。

明面上是威胁自己去送信,实际上却是在考验自己的能力。

如果她没有这个能力将那封信笺送到宋子叙手中,毫无疑问,自己毫无利用价值,他甚至不屑多看自己一眼;但她偏偏做到了,于是就有了宋子叙看到字条,而后让自己成为他的棋子一事。至于为什么是宋子叙出面,显然他很清楚,在这个世界若是有人能得到她的信任,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宋子叙了。

该死的老狐狸,居然算计她!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