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被拆穿

作者:德肋撒-婕|发布时间:2020-01-14 00:04|字数:2041

冷无风不留痕迹的看了眼她一手的血迹,缓缓点头,“自然,待夜里若是有任何需要,便同外头那守夜的小道士说。”

那对夫妇一脸感激,激动的冲过来就要握住凌歌的双手,却被凌歌一个侧身给避开了。

“不必谢,早些歇下吧。”

凌歌收好银针,在他们的视线下出了房门。

冷无风顺手帮他们关上门,随后跟在凌歌身后,一路又回了正堂,竟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沉默的跟在她的身后。

直到在正堂大门前,凌歌的脚步才一顿,转头看他,“道长可是还有何事?”

跟了一路,却又不表明目的,这是要她猜吗?

冷无风一脸踌躇,想了半响才回道,“若是姑娘不介意,可以到在下的住处留宿一夜,总比这里好得多。”

至少他的房内还是四面防风的,再加上位置比较偏僻,十分安静。

凌歌转头看了眼面前的正堂,又转头看了眼他,最后点头应下,“那自然更好。”

省得她一晚上在这里睡得不舒坦,倒不如去室内感受一下温暖,毕竟眼下她确实需要得到更好的休息环境。

冷无风有些意外她会答应下来,怔了怔才转身领着她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姑娘是何时得知血瞳有控制人心的能力的?”

他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看了眼凌歌,顿了顿又补充着,“姑娘莫要怀疑,在下不过只是听闻了一些内幕,所以知道得细致一些。”

凌歌眼色一深,微微皱了皱眉。

他方才在马车上就询问了她的身世,如今又询问了血瞳操控人心之术,难道不奇怪?

“冷道长可是知道些什么?”

凌歌侧过头,略有深意的打量了她的神情,“就比如关于我的身世,还有我的左眼。”

冷无风轻柔的笑了笑,默不作声。

一眼就能看出他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凌歌动了动双唇,本想继续追问,但此时已经到了冷无风的住处。

“今夜姑娘便睡床,在下铺个垫子在屏风外头。”

说着,冷无风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床被褥,简单的扑在了离床不远处的地面上,其间隔着一道屏风。

凌歌也没有推脱,先是在一边的软塌上落座,抬眼扫过房内的摆设。想来上次她来的时候匆忙,并没有仔细观察过这房间,如今一瞧,倒是感觉布置的格外雅致舒心。

“道长不如跟我谈谈,今日为何要撒谎说道中懂医的道长出了远门?”

凌歌把视线转向他,眼中满是意味深长,“道长不会当我是傻子吧?”

今夜他们整个清风山道倒是配合着演了一出好戏,还真以为把她蒙在了鼓里。

冷无风听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手中的动作一僵,随即恢复了一脸常色,“姑娘这是何意?”

装傻?

凌歌抿了抿唇,直接说了,“今夜你们先是说道中没有空余的房间,其后你又告诉我,道中懂医的道长出了远门。那么这般一来,那懂医的道长可是没有房间?为何不能让他们留宿一夜?”

冷无风先是一怔,随即缓了一口气,笑了。

“姑娘是个聪明人。”

他从一边的柜子上又拿了一瓶小药瓶,递到她的面前,“你手上的伤口还要处理一下。”

凌歌接过他手中的药瓶,“道长难道不想解释一下?”

冷无风脸上并没有被拆穿的窘迫,反倒是轻笑着回道,“在下确实有些私心,想看看姑娘会不会出面救人。”

“测验我的善心?”凌歌能想到的只有这个目的了。

但他又为何要测验这些?

冷无风脸色不变,对上了她的眼,“在下听闻了那般多关于姑娘的传言,本想测测姑娘的本性。”

这解释有些牵强,但勉强也算是能够接受。

凌歌抿了抿唇,不再回复他,专心为自己的手上了药,随后从软塌上起身,向着床榻的方向走去。

“道长可有什么衣裳给我一件?”

凌歌扯了扯自己一身的血迹,口气有些无奈,“明日启程后,还不知道要奔波几日,想来应该先在道长这里拿几套衣裳走。”

“今日先穿这一身吧,明日在下让人帮姑娘找几套合身的衣裳来。”

冷无风从一边找出一套简单的白袍,折的整整齐齐,没有一点的褶皱,应该是新的。

凌歌从他手中接过那套衣服,点了点头。

但顿了几秒,又觉得不对,缓声又说着,“明日一早,天还未亮,我便要动身离开了。”

现在距离天亮不过只剩下大概一个半时辰的时间,他怎么可能天还没亮的时候帮她找到合身的衣裳。

“唉,罢了,不如随意拿几件与我?”凌歌轻叹了一口气,扫了眼一边的柜子,出声说着,“不知道长的衣裳贵不贵?如今我身上也没有什么银两,只能改日翻身的时候再来还钱了。”

就算这些衣裳不合身,也总比到时候没有衣裳换洗来得好。

冷无风又是轻笑,眼中轻轻柔柔的,却不带任何的情绪,“姑娘莫急,今夜便好好休息,等天亮了,在下再去帮你寻合身的衣裳。至于方才那家人...”

他顿了顿,又道,“你救了他们孩子的性命,他们都是朴实的老百姓,自然不会随意宣扬你的去处,更何况,他们可能还会在道中留宿几晚。”

这下凌歌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了,敢情明日她不用走,可以留在这个道中躲几日。

这般想来,她倒是突然松了一口气,好在有了一个落脚处,免去了四处奔波逃难的命。既然如此,那便歇一晚,明日起来再从长计议。

想着,她就拿着衣裳走到屏风后,三下五下的就把身上的衣裳换了下来,随即就直径上了床榻,一翻身,盖过被褥,就闭上了双眼。

冷无风见她打算睡了,便帮她灭了灯。

灯光一暗,就在夜色中听到凌歌的声音响起,“既然我还要在这道中住几日,那明日我还会继续问道长关于我身世和异瞳的事情。”

冷无风在夜色中笑了笑,没有回话,转身回到自己打的地铺上躺下,也就这般睡了。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