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三界录

作者:德肋撒-婕|发布时间:2020-02-14 02:08|字数:2093

凌歌点头,随口答着,“我不过只是客套一番罢了。”

冷无风对百丈的在意程度已经足以说明她的猜想是对的。若是百丈这人不除,只要冷无风一日在清风山道,他都有危险。

“用过午膳,姑娘若是觉得无趣,便到院中坐坐。”

冷无风收拾了桌上的碗筷,缓声对她说着,“若是见到何人,不要轻信。这清风山道并不像外人传言的那般安详。”

“好。”

凌歌点头应下,但丝毫没有打算起身到院中坐的意思。

她如今眼睛出了问题,对于一片黑暗很不习惯,再加上身体累得很,并不想随意走动,若是能躺着,她绝对不想起身。

冷无风收好碗筷,再次对她说着,“在下有些私事要处理,若是姑娘有什么事想找在下,便对外头的小道士说,他会来寻在下。”

说着,他端起那些碗筷,打算出门。

凌歌仍是没说什么,只是点头应下。

冷无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她的听觉范围中。待冷无风走后,她便觉得四下无趣,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昨日夜里冷无风交给她的三界录。

她昨日曾把三界录揣在怀中,正打算上马车的时候,忽然觉得双眸疼痛难忍,便摔下了马车。

如今想来,她倒是十分好奇那三界录后头的内容,关于龙煜身上的诅咒一说。

她把三界录从怀中抽了出来,摸黑摆在了桌面上,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解开蒙在眼睛上的布。

忽然闯入视线的一片血色让她不由得眯起了眼,转头扫过屋内,仍是一片血淋淋,就连从窗口折射进来的阳光都是血色。

凌歌深叹了一口气,似乎对这一切也有了些接受能力,不再像刚开始那般的恐慌。

她缓了缓神,把注意力转到了桌上的那本三界录上,翻开书,直接到最后一页。

开头仍是先前的那句话——龙苏为妖神,承接狐王所受的诅咒。

她的视线模糊,看不清里头的太多内容,只能大致的看到一些字,随后根据自己的推断把所有的字句连串起来,组成完整的句子。

三界录上写着,狐王曾受到过一个诅咒,只要在黄昏时刻,布下光阵,手中捧着一盏灯,见到受诅咒之人后,便能在瞬间迷惑住受诅咒之人。

在当天布阵这期间,只要与受诅咒之人有唾液相交,便能成功操控受诅咒之人的心智。

一旦诅咒成现,受诅咒之人将会一生把操控者当做主人。操控者受到危险不得不救,受诅咒之人不得算计,伤害操控者。但若是操控者死亡,在死亡瞬间,受诅咒者便会恢复所有神志,解除操控。

凌歌的眼眶抖了抖,缓缓把手中的三界录放在桌上,心下久久无法平静。

三界录上的最后一段,清清楚楚的写着,只要现有操控者不死,诅咒无法转移,更无法解除。

也就是说,这一世只要南宫明月不死,那龙煜就要一直受到南宫明月的操控。

那么这般说来,她便回想到了上一世的那场灯花节。那时的她已经成了三王妃,一心一意只想着南宫辰。

那次的灯花节,她为了给南宫辰一个惊喜,便在一本书上看到了一种寓意美好的光阵,便在府内用烛光摆出了一个阵,并手中捧着一个莲花灯,站在府门前等着南宫辰回府。

但没想到来的人竟是龙煜。

后来才知晓是南宫辰宴请了宫内的一些达官贵族来府内做客,想收买人心,其中便有龙煜。她不知道龙煜那般的性子为何在那一日来了,而那一日她又刚好摆了光阵。

更巧的是,那日酒宴,她正好坐在龙煜的左侧,她伸手拿错了龙煜的酒杯,而龙煜也拿错了她的酒杯,喝了她的酒杯后,正好有三界录上写着的“唾液之交”,诅咒便成现了。

于是上一世的一切种种都能说清,她只是误打误撞的用诅咒控制了龙煜,所以龙煜才不得不站在她的身后护她。

原来一切都不过是她自作多情。

她还以为龙煜是真心爱她,还以为...

怪不得上一世龙煜待她的态度在一夜之间便转换了,她先前一直想不明白,原来是她误打误撞兑现了诅咒。

凌歌缓慢的盖上三界录,情绪复杂,坐在原处,久久不能缓神。

她想过了,上一世她最后被送上断头台,在死前的最后一秒看到了龙煜为她挥刀杀了南宫辰,这一切便够了,也算了了她的心愿和所有的仇恨。

若是这一世,龙煜受了诅咒,命运只有这般,她也不会强求。她不会去杀南宫明月,也不会再去争取龙煜,她愿意想上一世龙煜对她那般,一生都默默的守在身后,护他周全便满足了。

“姑娘。”

身后突然有个声线把她的神绪拉了回来。

听这声音,应该是百丈?

凌歌心下一惊,如今房门未关,好在她是背对着房门,还有时间把桌上的那块布重新系回双眼上。

若是让他看到她的眼睛,定然一眼就能认出她的身份,到时候对她不利。

这时百丈已经提着步子走到了她的身侧,缓声说着,“方才我回去找了找,果真找到了一颗治眼疾的药丸。”

说着,他把手中的一个白色的小药瓶放在了桌上,缓声又道,“另外,这是上好的雪梨,姑娘在清风山道中没有什么趣事,便只能吃吃点心,好好休息。”

他又把手中的一筐雪梨放在了一边的桌上。

凌歌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多谢百丈道长费心,眼下冷道长也不在,不如道长过会儿再来?”

她可不想一个人应付眼前这男人,而且如今她的双眸无法视物,让她心下没底。

但百丈却没有半分打算离开的意思,反倒是拿起桌上的一颗雪梨,走到院子里帮她把雪梨用水冲洗干净,随即递到了她的面前,“姑娘先吃一颗雪梨吧,贫道怕你觉得无趣,便坐下来同你聊聊。”

她何时说过自己觉得无趣?

凌歌皱起眉,把桌上的三界录收回怀中,口气微微沉了沉,“多谢道长这般为我着想,但如今我有些乏了,想歇一会儿。”

她也不接百丈手中的那颗雪梨,谁知道这雪梨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