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为了我们!

作者:给你买肉吃|发布时间:2019-12-02 23:52|字数:3559

二人出了赵府,何乔木一直紧紧地拉着赵欣儿的手。

“你的头,怎么了?” 赵欣儿指着何乔木脑袋上的纱布。

“不小心摔了!一点小伤!” 何乔木笑着。温柔地回答。

吴亮新见赵欣儿就这样跟着何乔木走了,连忙从门内追了出来。

“欣儿,你疯了?” 

赵欣儿回过头,厌恶地说:“你才疯了!我跟乔木已经结婚了,你还想怎么样?”

何乔木看也不看他一眼,拉着赵欣儿就往车上走。

“这是,谁的车?”赵欣儿疑惑地问。

“我的!” 何乔木回答。

“你哪来得这么好的车?”

何乔木突然语塞,总不能告诉她这是京都何家送给自己的吧?自己的真实身份可不能轻易暴露。

看了眼气急败坏的吴亮新,何乔木笑着说:“这个车,是我租的。”

还真是租的!紧跟着追出来的赵易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赵欣儿,你要是跟他走了,你们家就完了!”

何乔木看了一眼赵易,回过头摸了摸赵欣儿的头发,轻声道:“别怕,有我在,你们家只会越来越好。”

“大言不惭!”赵易再次鄙夷,“赵欣儿,你可别犯傻!”

赵欣儿看着何乔木那自信的眼神,莫名的安全感便席卷了整个心脏!

“你说的是真的吗?”

赵易急忙道:“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

“是真的,说到做到!”何乔木温柔地回答。

赵欣儿坚定地点了点头,柔声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跟你领证时,我就傻过一次,现在再傻一次又何妨!”

赵易这才意识到人家根本就没鸟自己,半天都在跟何乔木说话,气得脸都白了。

吴亮新也忍不住了,指着自己的宝马道:“赵欣儿,你想清楚了,到底是上我这买来的法拉利,还是坐他那辆租来的法拉利!”

“不用想!”赵欣儿冷冷地回了一句,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何乔木的跑车呼啸而去,留下吴亮新与赵易两个人在风中凌乱。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刚才说,你买到了一千万的房,是骗他们,还是真的?” 车上,赵欣儿好奇地问。

“这个是真的,如果你想,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看!”何乔木回答。

赵欣儿眼里有些困惑,问:“你哪来那么多钱?”

何乔木脑子转得飞快,突然想到了早上遇到的那个老人,轻声道:“我帮一个老人治好了病,他就送了我一套房!”

“你会治病?”

“大学时在图书馆看过一些医术,所以懂些!”

“那个老人是富豪吗?”

“不知道,他给了我一张卡,算是报酬,我就拿卡里的钱买了这套房。你信不信?”

赵欣儿更加困惑了,看着何乔木,久久没有说话。终于,她又一次坚定地点了点头,回答说:“我信!”

“谢谢你,欣儿!”何乔木眼眶微红。

“谢我什么?”

何乔木吸了吸鼻子,沉声道:“谢谢你这样信任我!为了我和整个赵家闹翻,还不惜得罪吴家!”

“我不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赵欣儿回答。

“什么意思?”

“我也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自由,和我的爱情!”赵欣儿语重心长地回答,“或者说,为了我们的爱情!”

“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扛在自己头上。”

何乔木默然许久,这番话让他感触良多!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我会的!”何乔木回答。

今天早上,何乔木走到大堂,一个身材佝偻的老人突然拉住了他的胳膊。

“干什么?”何乔木警惕地问。

“你是回魂手李奇的后人?”老人突然发问。

何乔木奇怪地否认:“不是,没听过什么回魂手。”

“后生,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老人呵呵笑着,脖颈后的皮肤皱在一起,“当年你的祖爷爷曾经救过我的整个家族,我从你的身上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只是想与你亲近亲近。”

“抱歉,我真不是!”何乔木转身就走,胳膊却还被紧紧拉住。

老人的三角眼紧紧地盯着何乔木,观察着他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老人还不死心,从兜里拿出一袋银针,问:“你说你不是,那是不行的!你身上的气味,和恩人简直一模一样!”

“看看这个,你就知道我没有恶意了!”

何乔木望向那袋银针,银针纤细而长,整体闪着寒芒。

见到这银针的同时,何乔木胸前的铜牌纹路突然活跃起来,似乎可以看到有一股股溪流在其中流淌。

“奇脉针?”何乔木脱口而出。

老人笑而不语,面色和善地点着头。

“怎么回事?我,我怎会认得它?”何乔木看着这针,强烈的熟悉感剧烈地冲击着自己的大脑。

“想不想试试它!”老人提醒道。

“怎么试?”

“看到外面坐着的那个老头了吗?”老人问,“去看看他的病!”

何乔木诧异不已:“我能看病?”

“呵呵呵,回魂手的传人,自然能看病!”老人笑着。

接过老人手里的银针,何乔木却并没走向门外,一股庞大的能量不断地冲击着自己的身体各处。

奇经八脉无不经受着铜牌里能量的重新塑造,触到银针,仿佛就是给这巨大的能量打开了一个通道,体内磅礴而清凉。

何乔木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老人连忙扶起他,“后生,你怎么了?”

那种剧烈难耐的感受终于过去了,何乔木被老人的呼唤叫醒!

拿着银针走到门外流浪汉身边,只是轻扫一眼,何乔木就发现这流浪老者下肢已经瘫痪了数十年,腿部血液不通,神经坏死。

我是怎么做到的?何乔木竟然有些震惊!

“老人家,你这腿是不是瘫了几十年了!”何乔木递过一张百元大钞,轻轻地放在流浪汉身前的碗里。

流浪汉眼见百元大钞,连忙欣喜地点头:“生活艰难啊,大爷!已经好多天没吃饭了!还欠着别人二百块钱!”

果然,一听这话,面前的年轻人就又从兜里拿出了两张百元大钞。

“拿着还债吧!”

“哎,您真是菩萨心肠,好人有好报啊,大爷!”流浪汉感激地点头。

“我可以看看你的腿吗?”何乔木问。

“在这里?”

“当然不是,我们找个房间!”

酒店的一个普通套房里,何乔木提起银针,轻轻地捻在流浪汉身体各处穴位上。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流浪汉嗷地叫了一声。

他的腿,竟然轻轻地动了下!

一旁的老人欣慰地点了点头,出声道:“果然不错,不愧为回魂手的传人!”

“回魂手三百年一现,三百年后,我还有机会再见回魂手的精彩,不愧于此生啊!”

老人高声阔论,哈哈大笑,转身离去。

听到老人的话,何乔木背后一阵发凉,连忙追了出去,却不见老人的身影了!

只是可怜那流浪汉!何乔木走后,流浪汉欣喜若狂,因为他发现自己真的能走了,几十年的瘫痪,没想到还有重新站起来的一天,他一瘸一拐地从酒店里出来,迎面就碰上了早上给他塞钱的几个年轻小伙。

“哈,我就说他是个骗子!”

“果然是装瘸的!”

……

赵家大厅上,赵老爷子大发雷霆!

“是谁把欣儿放出来的?”

赵子南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不敢说话,因为就是他从管家那里偷来钥匙,偷偷把赵欣儿放了出来。

众人皆不敢答话,老爷子正在气头上,谁接话谁就得担责任,谁接话谁就是傻子!

老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声道:“快,去查查,查查那个何乔木,是从哪弄来的钱买房的!”

赵易正好从厅外进来,一脸不屑地回声道:“爷爷,不用查了!”

“何乔木的跑车都是租来的,那房也肯定是假的了!”

“放心吧,大伯和大婶肯定不会同意他俩的事,您只需要狠狠地骂他们一顿,过两天赵欣儿就得乖乖回来!”

“对,对,对,你说得对!”赵老太爷连说了三个对,脸上终于转怒为喜。

吴亮新郁闷的回到了家,装饰奢华的别墅里,到处都是赵欣儿的影子。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就越想得到!

“没有人可以忤逆我!”吴亮新怒视着前方,自语道。

他再一次拨通了黄毛的电话,对面传来了一阵哼哼声!

“喂,你死哪去了!”

黄毛腿上打着石膏,挂在床上,一脸痛苦的说着话。

“吴大少,我被人暗算了!”

“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吴亮新问,“知道是谁干得吗?”

“我在医院,两条腿都骨折了!”黄毛断断续续地哼唧着,两个眼珠子却滴溜溜地转:“仇家多了,还真不知道是谁做的!”

“对面来了七八个人,把我一个人堵在巷子里!我奋力打倒了三四个,但还是难以招架不了,这帮人太狠了,吴大少,您可得替我做主啊!”

黄毛故意将自己被打的过程说得天花乱坠,一是显得自己高大威猛,二是为了要钱。

“我给您做了那么多事,这些人肯定是来故意报复的啊!吴大少,您也得小心啊!”

吴亮新喝了一口水,没好气道:“放尼玛的心,我能有什么事?”

“待会再给你转十万,就当医疗费了!”

黄毛立刻感恩戴德:“谢谢少爷,少爷真是够意思,我黄毛跟您混,就是死了也不后悔。”

“别说他娘的废话了,我要你再给我找两个狠人!”吴亮新不耐烦地道。

黄毛问:“又要办谁?”

“还是那个姓何的!” 吴亮新愤愤地回答。

“少爷,你就是把他揍出花来,也于事无补啊!”

吴亮新怒了,大声骂道:“你踏马的说什么?想不想在南安混了?”

“少爷,我的意思是说,女孩子心都软,您越打他,他就越卖惨,那个赵欣儿就越心疼。”黄毛试探着说道。

吴亮新平静下来,点点头,“你继续说!”

“我有一计!可以让何乔木丑态俱露,让赵欣儿对您爱慕不已!”黄毛道。

“少他娘的卖关子,赶紧说,怎么弄!”

吴亮新平日里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与人说话轻声细语,礼貌有加。但和这个黄毛打起电话,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异常暴躁,变得粗话连篇。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