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你就是危险分子

作者:层层|发布时间:2018-10-12 18:45|字数:3486

夜铭的眉头却是蹙起,道:“轩妃,你什么时候会医术的?难道……你一直都在隐藏自己的实力?为什么朕一直都不知道。”

苏蔓无所谓的抖了抖肩膀,道:“你从来都没有问过我啊,你又怎么样会知道我会医术。”

苏蔓实在是无奈了,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子的不可理喻,怎么可能会了解自己嘛!

苏蔓还真的觉得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奇怪,无语了。

夜铭理直气壮的道:“你又没有展示过,朕怎么会知道,是你奇怪还是朕奇怪了?”

天啊,苏蔓真的觉得和这个男人真的无法沟通了,要不要这样子霸道,而且……这真的是理由嘛?

苏蔓道:“好了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赶快休息一下吧,你放心,只要我在这里,就不会让你有事的,而且……你现在只能是好好的休息,对了,你的伤口在什么地方啊?”

苏蔓现在才意识到了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这个自己开始还没有意识到,现在苏蔓才知道了。

夜铭微微一愣,道:“也没有什么,右手臂而已,死不了,大不了朕把这条手臂废掉。”

夜铭就是这样子认为的,反正是对自己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留着又有何用,只不过现在让苏蔓相当不确定的就是……这到底是什么毒。

苏蔓没有想到也你你居然会有这样子的想法,直接怒道:“我这么远跑过来,不是听你说这些的,你敢把手废掉,那么……我立马就走。”

夜铭也是被苏蔓的强硬愣了一下,这个女人的反应,好像有点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眼泪不自觉的就直接的落了下来,苏蔓刚刚想要抹去,却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突然间的一凉,好像什么东西不见了。

影逸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苏蔓的身边,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盒子。

影逸笑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就这样子的浪费了呢!你这可是浪费资源哦。”

苏蔓这才反应过来,不得不佩服影逸的轻功,居然达到了这样子的程度,苏蔓只能说影逸相当的厉害了。

夜铭的眉头微微一蹙,道:“不知道你来做什么,影逸,朕不去找你们,难道你们还找上门了?”

夜铭完全没有想到,杀手组织的第二个人居然在这里,而且还站在自己女人的身边,这可是世界级别的危险分子。

影逸道:“好了,你不用这样子感谢我的,放心,我现在不会对你们动手的,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

影逸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但是在夜铭的眼中,影逸的微笑,是不一样的可怕,夜铭真的希望,自己可以一辈子的不接触他们,他们也不用来打扰自己。

夜铭微微蹙眉,道:“那么请问,不知道你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目的呢?不要告诉我,你是来旅行的,这个朕可不会相信,而且……你为什么站在朕女人的身边?!”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而且我告诉你哦,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觉得你应该用这样子的语气,和你的救命恩人说话嘛?”影逸淡然的勾起了嘴角。

影逸没有想到,他身为一个皇帝,居然这样子害怕自己的存在,看来自己的组织,在这里,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的啊。

苏蔓道:“影逸,你给我认真一点,没事就赶快给我熬药去,不要在这里给我说说说,烦死了。”

苏蔓可不想他们两个人在这里打起来,而且夜铭还处于相当虚弱的状态,这样子的打斗是不公平的,而且……夜铭绝对会吃亏。

“好,我不打扰你们两夫妻这在这里秀甜蜜,你的眼泪已经够了,那么我就去制作解药了,你们慢慢的温存吧。”影逸撇了撇嘴,直接冲了出去。

同时,还把门直接的关了起来。

夜铭道:“轩妃,看来你和他还是蛮熟悉的啊,难道你不觉得,你应该好好的给朕解释一下吗?”

自己的皇妃和天下第二危险分子在一起,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如果被其他的人知道了,那么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虽然他们的关系,夜铭觉得自己猜的已经差不多了。

苏蔓玩着自己手上的小拇指,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难道还真的要自己说……自己是他们的主人吗?

夜铭一直盯着苏蔓,让苏蔓觉得自己浑身都不舒服,特别是夜铭的那种眼神,让人有一种相当奇怪的感觉。

苏蔓道:“其实……其实,我和他们只不过是好朋友而已,你不用想那么多的。”

好吧,苏蔓都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为什么会和他们成为朋友,自己又没什么特殊的身份。

夜铭道:“你好好的回忆回忆,你们两个人真的只是朋友吗?为什么朕都有点也不真是的感觉呢?”

夜铭的嘴角始终勾着微笑,不过……还是想要听到他亲口的承认。

苏蔓道:“好吧,我也不说那么多了,我们就是主人和拥护的关系,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现在拒绝回答所有的问题。”

苏蔓轻轻的把夜铭肩头的衣服褪了下来。

夜铭的肩头上,一块明显的有点红肿了,只不过衣服遮下来,自己有点看不太清楚而已。

现在甚至都有一点点的崩裂了伤口,这让苏蔓微微的有点紧张,明显的箭伤。

夜铭道:“轩妃,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啊?勾引朕犯罪吗?而且你有事没事过来褪开自己的衣服干嘛?!”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这个女人居然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居然就直接的开始褪自己的衣服,真是够了。

苏蔓道:“你给我闭嘴,虽然你是皇帝,但是……现在,你必须听我的,要是你在敢乱动,你就等着吧。”

苏蔓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反就是有点的担心,祈祷千万不要伤口感染,要不然……在这样子的条件下面,那么就真的麻烦了。

“报告主人,月痕大人带领的人马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任务,不知道主人还有什么吩咐?”门突然间被推开了,直接闯进来了一个黑衣人。

苏蔓还正在用一种相当奇葩的姿势,在夜铭的身边,无奈了,苏蔓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真的没有脸面了。

苏蔓瞬间回过头,道:“我知道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就叫他们给我带一点补药回来。”

苏蔓知道,现在夜铭的身体相当的虚弱,自己可不想还没有到三十岁,自己就要守寡,那么自己就真的悲催了。

“属下明白。”瞬间,黑衣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门自动的关了起来,屋子里面的一切,都好像从来都没有多过什么一样。

夜铭浅笑道:“没有想到,你的属下这么厉害啊,看来以后,朕得好好的看着你了,世界上最大杀手组织的老大,嗯,朕的爱妃好有前途啊!”

苏蔓瞥了一眼夜铭,道:“我同样告诉你,如果你待我不好,我同样的,可以随时走人,我可是告诉你,到时候,你绝对的挡不住我。”

夜铭顿时语塞,几日不见,这个女人倒是更加的伶牙俐齿了。

夜铭直接拉过苏蔓的手,顺势苏蔓直接倒在了夜铭的怀里,没有丝毫的意外。

苏蔓惊呼一声,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吓死我了……唔……”

夜铭也没有打算开口,直接吻了上去,让苏蔓话都还没有说完,就直接的闭口了。

良久,唇分,夜铭笑道:“怎么样?没有想到几日不见,你倒是对朕越来越好了。”

苏蔓的脸都已经羞红了,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突然间偷袭,而且……在这种受伤的情况下,也是不消停。

苏蔓道:“你居然耍流氓,看来我还真的是看错你了,看来我的眼光又是差了不少,诶,这可怎么办啊!”

苏蔓说的一副相当的痛心疾首的样子,让夜铭相当的无语,也不知道谁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时候,就是那样子色狼的模样,现在居然在这里装无辜。

夜铭淡然道:“爱妃,据朕所知,你就是花痴吧,所以……你不用这样子的看着朕的,朕对你本性,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了解的,要不然……你也不会第一眼看到朕的时候,就露出那样子相当不正常的模样。”

夜铭的嘴角始终都保持着一抹微笑,让苏蔓有一种离不开眼睛的感觉。

苏蔓不得不说,夜铭笑起来,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看,这样子笑,还真的相当的少见,现在苏蔓终于看到了他的真面目了。

苏蔓忍不住的在夜铭的脸上咬了一口,说实话,苏蔓真的是因为没有忍住,没有任何的理由。

苏蔓瞬间就跳了起来,下面夜铭要做的事情,苏蔓想都不用想就直接夜铭差不多要做什么了,所以……这完全就是本能的反应。

“喂,主人,不知道你们温存完了没有,我要进来了。”门外突然间传来了影逸的声音。

苏蔓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道:“好了,进来吧。”

苏蔓觉得自己的身上在这里实在是不一般的乱,就好像被扒了下来一样,相当的无语。

影逸推门进来,就看到了苏蔓的脸上还有一抹红云,而且……夜铭的半个肩头还在外面。

影逸道:“虽然我知道你们分离了几个月,但是你们也不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做那么多的事情吧,而且……他现在还受着伤,苏蔓,我可以说你是……太饥渴了吗?”

好吧,苏蔓瞬间就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解释的必要了,影逸一副我什么都懂的模样,更加的让苏蔓想要扒地了。

两个月后,夜铭的身体已经是完全的康复了,而且冥国的军队全部退败,雪国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没有了战乱。

苏蔓的父亲,凌风也是由于反叛,被流放边疆,月痕一队人浩浩荡荡的回到了月国,成为了正统的存在,没有人继续质疑他们。

可以说,国家成为了他们的后盾,有了安定的生活。

月国梨花树下,苏蔓轻轻的靠在夜铭的肩头上,道:“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平静,诶,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咯。”

夜铭淡然的一笑,吻轻轻的落在苏蔓的额头上,道:“明天就是封后典礼了,朕的皇后,永远在一起,你跑不掉了。”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