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再痛,她都要忍着

作者:伊悦|发布时间:2017-12-18 22:00|字数:2055

如果,是说如果,有来生,夏亦然一定不会让自己爱上傅铭城,这是夏亦然对自己说的。

可是这辈子没有如果,夏亦然从看见傅铭城的第一眼起就深深地爱上了他,不可自拔!

刚开始他是她的铭城哥哥,再到后来,他成了她姐姐的男朋友。

她嫉妒过吧,也心痛过吧,但是还是说服自己只要能在他身边,不管他是谁,她都不会去在乎。

她就要做他身边的一只守护精灵,时刻围着他转,只要看见他,必须看见他,夏亦然的心才能安稳,才能快乐。

可是她的这份痴恋,换来却是傅铭城的极度厌恶!

她一直以为只要她坚持,傅铭城总有一天会像她爱他一样爱上她的,可是她却错得那么离谱,直到父亲气死在她面前。

她才幡然醒悟。

如若有来生,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再爱上这个男人,只是今生已经无法重来。

-已是夜深。

夏亦然打了个盹,整个人惊醒过来。迷糊中抬眸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凌晨一点,他还没回来?

风很大,摇曳着窗外的那株梧桐树的枝丫,在黑夜里如鬼魅。

冷意袭来,她不由得往沙发里面蜷缩进去,整个人团了起来,依然驱不散身上的寒。

“砰”门在这时被猛然撞开,他回来了!夏亦然不由得全身颤抖了一下,腾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铭城,你回来了?”夏亦然看着门口那个有些站立不稳的傅铭城,小心翼翼地问道。

即刻从沙发上下来,跑过去扶着他,低头一瞥,男人剪裁独特的白色衬衫衣领上,红色印唇豁然入目!

夏亦然心跳一顿,扶着男人的手不经意一紧,整个身子都僵在那里。

她从来都得不到他,从来!

轻允在的时候,他只爱轻允,现在轻允失踪了,他一样可以爱其他人。

可是,夏亦然,你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吗,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他这样光明正大带着别的女人的挑衅归来,是你对自己说的,只要他回来,就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不是吗?

夏亦然定了定身子,努力吧眼底的痛楚咽回去,准备把这个站立不稳的男人扶进卧室。

傅铭城眯着眼转头打量着眼前的夏亦然,半晌终于看清她是谁,俊颜立即染就冰寒,随即把夏亦然推了出去:“你别碰我!”他厌恶地说道。

他英俊的脸上布满阴戾,没有再看一眼夏亦然,步伐凌乱朝沙发上走去,把夏亦然甩在身后。

夏亦然一瞬不瞬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七年了,她爱了他七年,他冷了她七年。

刚才压抑下去的悲痛终于忍隐不住,黑色的眸染上一层雾气。

可是,她不能放弃,七年都忍过来了,叫她怎么放弃。

他就算真的是块千年寒冰,她也要尽力把他焐热,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如果有一天没有了他,那她,也就没有再活下去的任何意义了。

夏亦然努力吸了吸鼻子,就是不让眼泪落下来,从地上起来,追上傅铭城的步伐。

“你小心点,别摔倒了。”她再次扶住他,声音很轻,不管他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她,她永远都是这般软糥。

“滚!”男人回答她的永远是那么简单粗暴。

夏亦然抬眸:“不,你是我的丈夫,我不会走的。”

“你再不滚,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傅铭城突然掐上夏亦然的脖子,猩红的眸盯着她,里头全是恨意和鄙夷。

夏亦然清澈的眸光里倒映着男人冰寒的俊脸,“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那你就受死吧!”傅铭城似乎被刺激得酒醒了很多,接下来要对夏亦然进行严重的摧残,哪一次他不是这样的呢!

他把夏亦然狠摔在床,然后重重地压身上去。

夏亦然吃痛地闷哼一声,睁着眼直直看着傅铭城,眸上雾气更深了。

绒眉微蹙,秋水般的一双眼睛染就让人心软的水光,傅铭城怔怔,与她对视了一秒两秒,随即反应过来,猩红的眸似要喷出火来。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贱,你当初是不是就是用这样的眼神骗走了轻允的!”傅铭城嘶吼着,大手一挥,把夏亦然身上的衣服撕成两半。

“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夏亦然又惊又羞,慌乱中双手不自觉地捂住了上身,“铭城,我没有,我没有骗她走,我没有……”

“你没有?你是要说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机会突然出现在你手上,又突然有那条信息的吗?呵,夏亦然,这样的谎话你说了几万遍了,你也还要说吗!”傅铭城声音冰冷,堪比寒冬,蕴含着滔天恨意“为什么,为什么要逼走轻允,你要的一切都给你了为什么还要逼走轻允!”每一字都像刀锋一样割她的肉。

带着这份恨意,傅铭城贴在她赤裸的身上发泄,凶猛侵袭。

“不,不是这样的……”夏亦然嗫嚅着唇,他从来就不相信她,从来!很快身上的疼痛让她屋里再去计较他是不是不曾相信过自己,伸手拼命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终究还是被死死压制住。

“铭城,痛…..”夏亦然的脸已经白透,她闭上眼无力地偏开头,声音颤抖,失真如鬼魅。

“痛?你会痛吗!”傅铭城从她的胸前探起头,嘴角带着邪笑,讥诮地盯了她一眼:“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你不是说你死也不会离开的吗?你千方百计弄走轻允,想要得到的不就是现在这场欢爱吗?呵呵,你现在跟谁说痛!”傅铭城的眼里是无尽的轻蔑。

“七年了,你纠缠了我七年了,死都不肯放过我,现在你跟我说痛!”男人俯身而下,带着酒意对夏亦然进行了更猛烈的进击。

呵,这是她该受的惩罚吗?她没想过害任何人,她只是想好好爱自己想爱的男人,终究也是错了,终究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

他,没有一次会相信自己!

夏亦然抿着唇,双手缓缓地放到了身侧,不再做任何挣扎,任由身上的男人蹂躏。

只要他还在自己身边,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再痛,她都要忍着。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