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此生有你足矣

作者:仙儿|发布时间:2019-07-08 16:44|字数:3127

他一声语下,长老们纷纷安排自己管理的族人收拾东西在门口蓄势待发。林老转身望了望被人搀扶着的林寒道,“林寒,你可想过其他?”

“想过…”低头的林寒轻声的回答着,只见林老什么也没说,对着好心搀扶他的两个人挥了挥手右手,那几人只是疑惑的对视一眼之后就跟着林老离开。

留在原地的林寒拖着虚弱的身子一步一艰难的走向皇宫,他方才出来的时候偶然听到宫人在讨论贺兰浅染下葬的事情,虽然他不能够亲手埋葬她,但是最后的那一眼他不想错过。

鉴定着心中的信念,林寒走到了皇宫门口,送葬队伍浩浩汤汤的走出,骑着白马的墨北倾面无表情的凝视着远方,双目空洞无物。

在队伍的周围,是两旁默哀的百姓,无论男女老少,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双手合十放在手中虔诚的祈祷着。

送葬队伍走的缓慢,悲哀的音乐,惨白的纸钱,声声不息的哀痛和抽泣,这些都紧紧的留着林寒的心。他默默的跟在送往队伍的后面,跟着他们到皇家陵墓,林寒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亲眼送走了贺兰浅染。

在坟墓前,墨北倾挥了挥手,懂事的人便将贺兰浅染的墓放进墓坑里,在法师的祷告中埋上了土。在场的所有人都抽泣着,唯有墨北倾与林寒是沉默不语的。

墨北倾在墓前站了许久,等待贺兰康提醒之时才转身,转身的那一刻他便与林寒四目相对,一开始林寒还有些心有余悸,但墨北倾只是扫了他一眼,并未有太多的神情。

望着墨北倾离去的身影,双腿麻木的林寒走到贺兰浅染的墓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在她的墓前磕头。

只是简单的动作,但这却是林寒忍着痛做出来的。林寒起身回去,他并不知道棺材内躺着的贺兰浅染兀自的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是赤红色的。

正当墨北倾走远时,墓中突然传出了贺兰浅染的声音。

“夫君,救我!”

墓中的声音令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听到求救的墨北倾猛然转身,下令所有人马上动手,将贺兰浅染从墓中救出。

跪在一旁的林寒也不敢怠慢,为周围的人帮忙。

所有的人都在帮忙,而不但没有帮忙反而是阻止他们的法师却大喊着,“不可以!”

“不能把皇后救出来,这不是天命!一道破坏了上天的旨意,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受到惩罚!”

法师的阻止很快被百姓们拦下,大家都异口同声的喊着:“救下皇后才是旨意!”

在这浩浩汤汤的营救队伍中,墨北倾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能够表达他心绪的大概只有他紧蹙的眉头了吧。

他深知贺兰浅染的情况,所以他不知死后重生的贺兰浅染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所担心的远远不止这些。

他对贺兰浅染的爱,仅仅局限于桃花树下醒来的那个贺兰浅染,其余的人,他很厌恶。

参加营救的人很多,不过一个时辰大家便把棺材抬了出来,正当大家准备撬开棺盖的时候,墨北倾走到了棺材的面前,一语不发。

大家自动退到两旁,缄默的看着,许久后终于有人出声了,“皇上,再不救皇后就来不及了!”

那声音是从人群中传出来的,也不知是何人开口,但墨北倾还是无动于衷。

法师上前,附在他的身侧轻声道:“皇上,醒来的皇后并非您所爱之人,而是早该离去的人,若是放了出来,那将是大墨的天灾,臣劝您三思啊!”

“……”缄默无言的墨北倾依旧是紧蹙眉头,让人看不清他的心思,那些激动的百姓们慢慢冷静下来,也不在急于将贺兰浅染救出来。

只是林寒还在苦苦的挣扎着,他拿着铁锹去撞击棺材,想要把棺材撞裂,他大骂着:“墨北倾,你不是爱着浅染吗,为什么不帮忙,难道你想要置浅染于死地!”

林寒不断的加大力度,可棺材唯有任何想要破裂的痕迹,而棺材里面的贺兰浅染也不再出声。

墨北倾愈发的坚定了心中的想法:里面醒来的人不是他爱的人,那么这一切都没有了意义,瑾儿也早早的去世了,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林寒放弃吧!”

正当大家都放弃了拯救的念头,棺材再度传出贺兰浅染的声音,只是这声音与方才的不一样,似乎声音的主人就是墨北倾所爱之人的声音。

“我本不属于这里,我也早该离去,只是心中挂念才让我还能暂留些许时刻。接下来请让我把话说完,说完了我便了无牵挂了。”

“林寒,谢谢你对我的照顾,但我从始至终爱的都是墨北倾,无论他在你们眼中是怎么样的人,他依旧是我的夫君,而我贺兰浅染的夫君只有墨北倾一人。”

“夫君,我还抱歉不能陪你白头到老,但请别伤心,你是我唯一牵挂的人,瑾儿去世后我就只有你了,而今我也要走了,就只剩下你一人了,我不想你一人可我没有办法。”

“夫君,若有来生,愿你我生在寻常百姓家,不为朝政烦恼,不为情非得已而分离,夫君,我离去后,请别挂念我,这一切都不值得。我会在九泉之下找到瑾儿,在奈何桥上等你,等你来了,我们再一起走,但请好好活着,我知道很痛苦,可我不想你因我而放弃整个大墨,我很自私,我想把你带走,可我又不愿,大墨的百姓都需要你的领导,所以,我和瑾儿会在奈何桥等你的,你不来,我们不走。”

“夫君,我要走了,别挂念我。”

话音已落,缄默无言的人群发出了呜咽的哭声,可这人群中,最伤心的莫过于墨北倾。

大家哭着喊着再度将贺兰浅染下葬,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礼仪才离去,这一次,他们没有听到贺兰浅染得声音,因为他们知道贺兰浅染已经离开了,也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大墨的皇后沉睡了两年,可醒来后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撒手人寰,这件事惊动了大墨,无人不为这感天动地的佳话动情。

每每提起此事,大家还是会忍不住的声泪俱下,可看淡了一切的墨北倾已经麻木了。

将贺兰浅染埋葬了之后,墨北倾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还是正常的上朝,正常的治理国家,一切都做的井井有条。

可是越是这样就越让人觉得心酸,而在之后的数十年统治中,大墨逐渐走向繁荣昌盛,不断的吞并其他国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国。

而墨北倾在晚年时,在冬天的一个早晨里,一如既往的坐在门前看雪,那日的他看到了他的染儿踏雪而来并向他伸出了手,对他说:“夫君,我来接你了。”

“好。”

墨北倾缓缓回答,起身同贺兰浅染走在雪地里,飘飞的鹅毛大雪染白了他们的头发,而他们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慢慢的消失。

许是到了上朝的时间,年老的苏培之来提醒,见墨北倾神态安详,便轻声的提醒着:“皇上,该上朝了。”

“……”

无人回答他,苏培之没流露出任何惶恐,只是慢慢转身对身后的宫女说:“传下去,说皇上驾崩了。”

“是。”

宫女应声退下,已经老的直不起腰板的苏培之凝眸望着白雪,感叹,“浅染皇后,您终于来看皇上了,皇上一直都谨记着您的叮嘱,这一生除了您再无其他妃子,也再无后人,这繁华盛世要转交给贺兰大人了。”

“娘娘,皇上,一路走好。”

苏培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转身离开,着手处理墨北倾的后事。

墨北倾驾崩的这一天,大墨百花齐放,可却又在一瞬间凋零,不知是否是天意,万千百姓纷纷猜测这等异象,暗示着浅染皇后和皇上的故事。

之后的大墨,果如苏培之所说,由贺兰家接管,而年老的苏培之也在墨北倾的后事完毕之后撒手而去。

短短一年时间,大墨便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所有人都为之动容,但终究是天意。

在整个大墨,没有妖魔鬼怪之说,可大墨的皇宫中却有女娲造人之说。

那些被放出宫的宫女还依稀记得,瑾儿是为了救贺兰浅染才跑到女娲面前牺牲自己的,也正是因为瑾儿,贺兰浅染才得以苏醒,但不久之后,贺兰浅染也跟着去了。

至于这个故事有没有人信,墨常邑是无论如何都相信的,数十年的光阴并未夺走他的容貌,在墨北倾下葬的那一刻,他寻到了女娲石像所在地,双膝下跪,虔诚的祈祷。

“女娲娘娘,贺兰浅染与墨北倾,瑾儿缘分未了,还请您再帮帮他们。”

得到了旨意的墨常邑郑重磕头后扬长而去,离开了皇宫,开始了寻找之旅。

次年二月,他在雪天中的山林中捡到一名男婴,取名墨再倾,抚养成人,之后墨再倾在林中救下由**抚养长大的白浅姑娘,两人一见如故,很快便私定了终身。

在墨常邑的主持下,两人在百兽面前结为夫妻。婚后二年,白浅有喜,产下一名男婴,因当时木槿花开得正盛,便唤作槿儿。

此后,墨再倾与白浅,槿儿定居山林,过着男耕女织的惬意生活,度过了此生。

——结局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